红网 红网 虚惊一场

虚惊一场

一个寂静的夜晚,我坐着三轮车回家。不一会儿,三轮车驶入一条陌生的小巷。咦?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啊!坐在后面的我满…

一个寂静的夜晚,我坐着三轮车回家。不一会儿,三轮车驶入一条陌生的小巷。咦?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啊!坐在后面的我满肚的疑问,心里有点小害怕,目不转睛地盯着三轮车师傅。这时,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气氛十分沉重。

“真……真的是这条路吗?”我的心里像有一只小兔子在乱跳。师傅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响起:“当然没错!这是条近路!”我直冒冷汗。电视上那些坏人的声音好像也是这样的,这个师傅该不会是人贩子吧?要不……跳车?不不不,太危险了!万一被他杀人灭口怎么办?就算逃出来了,这地方不但我没有来过,连个人也没有啊!我硬着头皮,乖乖地坐好。

我感觉越走越不对劲了,突然想起前些天电视上说有人拐走儿童挖器官卖。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书包作文www.hongwang8.com里找找有什么可以防身的。只可惜,除了书包和笔袋,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了。哎,早知道有今天,就该买把美工刀备着嘛!我抱紧书包,屏息凝视,生怕一不留神,连自个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时,师傅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吓得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那一眼好像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吓得我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不要啊,我还没活够呢!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小姑娘!”他回头看看惊慌失措的我。啊!他该不会要下手了吧?我吓得打了一个寒战,双眼发直,不料他又接着说:“到了。”“啊?”我惊讶地抬起头,不错,到了。熟悉的马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草木……我小心翼翼地下了车,付了钱。

车一走,我一下子塌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