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自由

自由

我,是一只金丝雀,我虽有着无与伦比的羽毛,但是,却被囚禁在这狭小的牢笼中。 这个牢笼,金灿灿,在晨光中亮得让人…

我,是一只金丝雀,我虽有着无与伦比的羽毛,但是,却被囚禁在这狭小的牢笼中。

这个牢笼,金灿灿,在晨光中亮得让人睁不开眼!但这都是徒有其表的,因为牢笼本来就是为了关压生命的。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被关进来的,大概一出生就在这儿吧?

养我的是一位西装革履的绅士,他为我准备最上等的食物,甚至可以说,他愿不惜一切代价养活我。可这和自由比起来又算得上什么呢?

其实从前,我一直知足要命,因为我生来就在这。我以为我们金丝雀从生来的使命就是讨人们喜欢。直到十几天前,我才知道,我错了。

在那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同类——另一只金丝雀。在这之前,自由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那天和那只金丝雀的谈话,让我改变了看法。

那只金丝雀对我说:“嘿,兄弟,你每天都待在这儿吗?不闷吗?”

“嗯?难道你不是这样的吗?又为什么要闷呢?”

“怎么会是这样儿呢?我每天都在树木之间跳来跳去,饿了去捉捉虫,困了在随便哪棵树树上睡一觉,再飞去和伙伴们自由嬉戏,多自在作文www.hongwang8.com哪!哪像你?每天在笼子里,别说飞,就连跳也跳不远,更别提树木伙伴了!在这儿,你每天都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连吃饭的量和时间都被定死,何来自由?可在树林里就不一样了……哦,我累了,有空会再来看你的!”

它说得是真的吗?我陷入了沉思……

而后,几乎它每天都来看我,偶尔再带来一个新朋友,有时是两个,有一次还教会了我飞行,只是我没扑腾几下,就狠狠地撞到了冷冷的笼顶。

多天以后,我相信这是真的了。因为主人搬新家了,所以我也离开了这儿。那里依山而建,旁水而居,树林溪流里时常出现那位陌生朋友所说的那种生活而生活的鸟,因此,我信了它。

我在等待时机,而那个机遇,巧在几后就被我碰上了。主人家里来了几个客人,主人忙着接待他们,在给我换水时,忘记锁紧鸟笼了,我奋力一幢,飞向我渴望已久的蓝天。

在以后的岁月里,也许哪一天,你家窗台上飞来了一只金丝雀,对!那就是我!那时的我已经不拥有主人,不再被牢笼束缚了。我翱翔于山水间,尽情感受天敌的浩瀚。

嘿,自由的感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