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站在老屋门前

站在老屋门前

儿时的记忆中,这是座小而温馨的木屋…… 而现在,我站在一座破旧不堪的老屋前,它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油漆已经脱落地…

儿时的记忆中,这是座小而温馨的木屋……

而现在,我站在一座破旧不堪的老屋前,它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油漆已经脱落地斑斑驳驳。我喉中涌起一丝苦涩,想起了一些平常往事。

“老爷爷,我们来玩捉迷藏吧,你来抓我!”一个扎着粉色蝴蝶结的小女孩仰头对着老人说。我笑,老爷爷也笑。我撒腿就跑,躲在小屋门后。“跑慢点,别摔倒,哈哈……”

老爷爷的笑声还回荡在耳边,只是他不能再陪我玩捉迷藏了。

爷爷“请”老奶奶搬家,可老奶奶竟像个孩子一样说:“不去不去,我就住这儿了。”

我也对老屋也有感情,每次放学都去那儿写作业,随顺便与老奶奶作伴,她总是给我拿几块面包吃。又过了几年,常常有几个年龄大的老太太,与老奶奶一同坐着小板凳在树下谈论家常儿,又或是谁先去世。老奶奶轻叹一口气,苦笑着。不知是老奶奶倚着门,还是门倚着老奶奶。

我已有好几年听不见老屋里传出的笑声了。

爷爷驼着背,双手背作文www.hongwang8.com在身后,嘴里叼着一根短烟,我手里拿着根雪糕,跟在爷爷身后,我们又走到老屋前。

他顽强的站在那,它承载了我和爷爷的太多回忆,起风了,爷爷只穿了件单衣,我走过去,拉了拉爷爷,轻声说,爷爷,咱们回家吧,爷爷仍是背对着我不说话,沉默了许久,爷爷终于开口“这不就是家吗?”

后来,爷爷执意要住在那里,一家人都拗不过他,这座老屋带给爷爷太多,爷爷现在能留着的,也只有老屋了……

挺着大肚子的秃头村长,来我家商量:“要不把那个破屋拆了吧,又不值钱!”我狠狠的瞪着他,他忙改口道“赔钱也行,你看这屋都这么多年了,也不结实……”至于他后来又说了些什么,我记不清了。

总之老屋还在那儿,爷爷还住那儿,一切都还在那儿。

姐姐牵着我的手,来到老屋门前,“还记得吗?我们荡秋千的时候,我们玩泥巴的时候……”

“当然记得啊!”

我设想过我的未来,在无数个美好的夏夜,我就站在老屋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