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初见

初见

我曾迷茫于那一瞬间,甚至开始打量当时不知所措的自己,紧接着我如梦初醒,一个拥抱就是最好的回答。 新年的钟声敲响…

我曾迷茫于那一瞬间,甚至开始打量当时不知所措的自己,紧接着我如梦初醒,一个拥抱就是最好的回答。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于是我便有了无限的感慨,行动不知不觉多了起来,一刻也不停歇。渐渐地,不知怎地,心中好像有了等待,并且这种心思越来越重。直到那个下午,终于释放了。我的感觉很奇怪,我们像是第一次见,但并不是,她是我好多年的朋友了,不是吗?我的确毫无征兆的不知所措了,脚下的鞋似乎有千斤重,拖着我迟迟不敢迈出腿。直到她进来了,并且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才看清她的样子。

两年了,她变了,似乎又没变。我与她一同坐在沙发的两头,沉默了好久,我问自己:干嘛像个羞羞答答的小女孩不敢出声,干脆像个初生牛犊横冲乱撞就好了。1于是我先开口了,我们的交谈就由此出发,慢慢的我们不再拘谨,说作文www.hongwang8.com出的话像夏天的雨点一般多,毫不吝啬。最怕就是突然彼此都哑口无言,那充斥在屋子里的鸦雀无声就越发尴尬得显而易见了。

当她说到以前的事情,我自然有一大波话和表情袭来,于是整个屋子里充满了暖暖的回忆。不过她说的大多是自己现在的生活,多姿多彩、感情充实,我们谈着谈着就忘了时间,恍惚间白天变成傍晚,时针也走过大半。她的爸爸来找她时,我还有一大番话未说。我的思想又做了一番挣扎,为什么不快说呢?我今开始埋怨起自己了。

我们像一对刚刚结成的新朋友,仿佛第一次见面便不舍离开,只有离别才会回忆。她走了,窗外微风吹着,除了一两声狗吠,就是寂静。

屋外夜色更浓,街灯眨着微醺的光芒,我能感觉到,经过一下午的交谈,以前的友情变得更加醇香浓厚了。

我们像是初见,也不再会迷茫于那一瞬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