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一直没有忘记你

一直没有忘记你

“彦歌,你看!”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拿到我面前,“她现在弹钢琴弹得多好,听她爸爸说,因为嫌钢琴课贵,她都是自…

“彦歌,你看!”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拿到我面前,“她现在弹钢琴弹得多好,听她爸爸说,因为嫌钢琴课贵,她都是自己上网跟着视频学的呢。对了,你还记得她吗?”

我——我怎么会记得呢,她到现在还是这么会打算,和当年一样,总和别人有点不一样,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还是一点都没变。

幼儿园时,那个蘑菇头的小女孩,总是有那么多的优点让我喜欢她,总是那么与众不同。从那时候开始,她就不穿裙子,她时常对我说:“我不喜欢穿裙子,永远也不要穿裙子,我也不要留长头发,永远也不要留!”说完,她就转过身去,脸上洋溢着得意而又任性的笑。可是,在我看来,哪有那么多的永远啊,我就是不相信她能说到做到。但是到了现在,每次擦肩而过的几个瞬间,余光里看见的她,都是穿着裤子。

她,是个有点儿意思的人。年纪小小的,却经常做着同龄小孩不会做的事情。还记得她令我去她家时,嚷嚷着要给我看一个宝贝。宝贝?作文精选作文600字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吧,好想快点看看,满怀期待的我紧紧尾随在她的身后,可是,可是她却把我带进了卫生间。我的兴趣一下子全都熄灭了,但她却还在卖力地捣弄些什么。只见她格外小心地捧着几块比手还大的东西,很香,不普通。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香皂。每一块香皂都透得发亮,切割得那么均匀,剔透中还能看见几朵娇媚的花,花朵像是被那香皂封存了一般,我闻着香味,感受到了一种静止的美。她说她最喜欢的是牛奶的那块,丝滑而又纯洁,我都恨不得上前咬一口。收集香皂,是一个七岁小女孩的爱好。

这样的一个你,我又怎么会忘记。

她家门前是一条没有多少车来往的居民街道,很多年以前,那里也曾有我和她的身影,我忘不了她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忘不了一个用手指着我,装作像警察一样地对我流利又严肃地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这样宝贵的回忆,我又怎么会忘记。

岁月缝花,缝住了一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