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地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路;”有人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人说:路是在荆棘中踏出的。”我说:“…

有人说:“地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路;”有人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有人说:路是在荆棘中踏出的。”我说:“路很实在,也很缥缈。边远山区的羊肠小道是路;宽阔主干线是路;就连船在水面上的轨迹也是路。”

我的求学之路

从县城起,行驶148公里的路程,越过一棵又一棵穿着绿袍的柏杨树,这就是我的家乡,也是我求学的地方。

然而家距学校并不是那么近,我的家距离学校还有十多公里。回家的路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蛇缠绕山间,越过山岗,爬进深处,小山村消失在那遥远的山边,那便是我的家。

我爱路边遍野的葱茏中那热烈的红,那隐在花丛中的晚霞,但不喜欢夏日午后的瓢泼大雨,似有千言万语天地之诉说,因为我这么多年求学必经之路是一条羊肠小道。春天能欣赏春花的活力,但夏天求学之路就比较艰难,路上全是淡黄色的水、泥。我的父亲骑着摩托车每次骑过的时候都格外小心,我紧贴父亲厚实的后背,每次都能体会到父亲颤动的心跳,到达学校后,父亲的裤管上全部是泥,而我是干净的,我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个月生活费,感觉沉甸甸的,父亲只说了一句:“好好读书”。我的内心是愧疚的,明白父亲对我的爱及对这条路的憎恨。

他们的扶贫之路

伴随着我日渐长大,低矮教室已经换成宽敞的房屋,在学校也不用自己出钱买饭,因为国家实行“两免一补”和免费营养餐等惠民工程,让更多和我一样的学生享受改革的成果。同时国家投入大量义教均衡基金。拆除学校原有的危房,建了云教室、美术室、图书室等八大功能室。我现在能坐在教室里翻着带有油墨气息的课本,汲取着知识。校园里的小伙伴不再穿着混乱、穿拖鞋;而是有统一的服饰,身体健壮,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这就是一群大山的孩子。现在我们的校园互联网、通信、电脑走进校园,都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教育扶贫的功劳。走进校园,你会作文www.hongwang8.com看到干净、整洁、绿树婆娑、师生有爱、学风纯正和书声琅琅的校园。

回到家,那乡间的巨蛇也变成硬化路了,建成的时候我跟我的小伙伴脱了鞋在上面奔跑,心里美滋滋的,路边的有些人家盖起了崭新的房屋。奶奶说:“现在看病,也有医疗补助了,还能在活上十年”。妈妈说:“现在上学不用花钱了,可以省下一笔了”。爸爸说:“现在盖好房,修好了路,全靠国家政策好。以前听电视说‘十九大’和‘精准扶贫’,我以为和我无关呢。听驻村干部说,精准扶贫是针对不同贫困区域,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一切方法实施精准识别,精确帮扶。书记说,就是谁贫困了就扶贫谁。”我看到父亲被贫困所压弯的背脊逐渐直了起来。

通过一段时间了解,我明白扶贫是一项社会性、系统性工作,也是国家一项长期的民生工程。在扶贫的路上,干部们走进贫困农户家中,有他们在的地方,就有希望;他们用行动诠释奉献精神,用汗水和心血阐述扶贫路上的爱和责任,他们就是好干部。

我们的逐梦之路

贫困,使我们有梦不敢做,但现在好了,国家正在为我们创造更好条件。中国梦,让我敢于筑梦;中国梦,使我筑梦方向更加稳健、明确。我知道我的梦开始了,这需要我去撰写,我的梦也需要自己实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知道这路很漫长,但我希望像扶贫人那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像夸父逐日那样日夜勤勉着,他们舍小家为大家。而我也要开始筑梦、追梦,最终为中国梦的实现添砖加瓦,我希望真能实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少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祸恶疾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