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妈妈: 您好! 这是我第一次给您写信,您一定很奇怪,我们近在咫尺,为什么还不直接告诉您我想对你说什么。因为您对…

妈妈:

您好!

这是我第一次给您写信,您一定很奇怪,我们近在咫尺,为什么还不直接告诉您我想对你说什么。因为您对我的好,我无法用话语来表达,希望借一页书筏表达一个儿女对母亲的感怀。

记得那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在我穿鞋子时,您突然发现我走路没精神,摇摇晃晃。你一个箭步跑到我面前,用左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又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惊叫道“啊!怎么这么烫!你怎么能不告诉我?”您边说边摘下我的书包,放在自己的肩上。您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便拉着我走出大门,送我上医院。

路上,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刮到我的脸庞,仿佛被刀割了一样。我冻得又是搓手,又是缩头。您看到我那憔悴的脸颊,发现了我没有戴手套,马上将自己的手套递给我,又脱下您自己的大衣给我穿上。我觉得您是大人不怕冷,少穿几件没关系,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我们来到了大街上,街上只有寒风带着落叶在天空中飞舞,只有几位行人在街道两旁行走。这些人,个个戴着围巾,穿着笨重的棉袄,把手塞进口袋里,作文www.hongwang8.com口中直吐寒气。我不由地将目光转向了您,只见您手冻得发红,颤得厉害,好像连车头也不听您的指挥,弯来弯去。我看到这一幕,泪水不禁流了出来,终于明白了您其实也怕冷。

到了医院,您把我从车上抱了下来。啊!您的双手变得冰冷,我好像触摸了冰块一般。您急急忙忙把我拉到医生面前。当医生将温度计从我的腋下拿出时,您见了连忙问:“医生,几度?有没有问题啊?”医生说:“39。1度,要挂点滴!”您听了又把我送到了输液室。可我最怕挂点滴了,医生拿起针,正要戳我的手时,我的手不禁抖来抖去。医生犹豫着迟迟不敢将针头插入我的身体。你看着我颤抖的手,泪水突然间从眼眶里滚出来。我看了,连忙伸出小拳头,说:“妈妈,您不要哭,我不怕打针。”您顿时笑了,搂住了我。

妈妈,也许您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但这件事及平时您为我做的点点滴滴犹如晨星闪耀在我人生的长河里,让我在生活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都能感受到您的关爱,您的温情。谢谢您!妈妈。

祝您:

心想事成!

您的女儿:林百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