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红烧肉里的幸福

红烧肉里的幸福

我们一家都爱吃红烧肉,于是每当妈妈有空时,总会烧上一盘。 其实,妈妈并不是家里烧菜最好的,以前是外公。 小时候…

我们一家都爱吃红烧肉,于是每当妈妈有空时,总会烧上一盘。

其实,妈妈并不是家里烧菜最好的,以前是外公。

小时候,外公身体健壮,经常给我们露一手。每次吃饭时,总会有一股诱人的肉香,因为那时我不爱肥肉,所以对其置之不理。妈妈倒馋得很哩,但还是不断夹给外公。可外公却说:“我烧饭时闻油烟都闻饱了,不吃!”然后又将碗里的肉放在妈妈碗里。

我吃饭很香,不用别人细心地照顾,所以外公除给我添菜的一小段时间外,都在注视着妈妈。妈妈就像我一样狼吞虎咽,我分明看见,外公那浑浊的双眼流露出疼爱的神色。那时的我,一会儿看妈妈,一会儿看外公,之后又埋头吃起来。

后来,外公老了,老得连菜妈妈都不让他炒了。偶尔妈妈炒红烧肉时,总爱让外公过来,给他倒一杯小酒,为他端来一碟小菜,让他老人家美滋地喝上一顿。外公常说,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了作文精选作文600字。每每到了这时,我就会觉得,妈妈变成了外公,外公变成了妈妈,我还是我,只不过长大了,也爱吃红烧肉了。

吃红烧肉时,妈妈总爱给我夹点,给外公夹点,直到外公和我碗里的都冒了尖,还仍不罢休。外公总会对妈妈念叨:“玲玲啊,我在这里也无聊,没人陪我讲讲话,你把我送到敬老院去吧,最起码还有人陪我聊聊天。”妈妈立马大怒,对外公嚷道:“敬老院都是比你大几十岁的,怎么聊得来!要不我把你送到老家桃岭去住几天?”这时,外公就默不吱声,轻轻地夹了几块肉放在我碗里。我立马将红烧肉分给了妈妈和外公,并给每个人到了一杯温水:“好了,外公,敬老院有啥好的?你觉得这不好就直说,你如果去敬老院妈妈也舍不得,在这里住最起码有个照应,对吧?”之后,妈妈只是笑,外公也点点头,我总觉得温馨在满屋里荡漾,在我心田里流淌。

一盘红烧肉,一家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