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我们的生物老师

我们的生物老师

我学不好生物,但我喜欢我的生物“男”老师。 光听听她的大名吧:马曾伟,谁能想到这是位可爱的女老师。一说出去,这…

我学不好生物,但我喜欢我的生物“男”老师。

光听听她的大名吧:马曾伟,谁能想到这是位可爱的女老师。一说出去,这是我的生物马老师,估计一顺耳就会听成生物男老师。马老师的行为更是不得了!她会徒手拿死蝗虫,解剖乌贼和河蚌……

简直就是男神!

上她的课,是最有趣的。记得一次我们讲到涡虫,她为了让我们清楚涡虫的进食过程,随便点了一名同学,让他的衣服做道具。当然是荣幸万分了!

那位同学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衣服,马老师一看他的衣服,自己就乐了:“这位同学多贴心,连涡虫的口都准备好了!”我们仔细一看,那衣服脱得太急,袖子朝里了,一拎起来,真是个活脱脱的涡虫!

班里笑声、拍桌声、鸭子叫……混成一片。

马老师有着矮矮胖胖的身材又配着一副好玩的脸。

由于本人想象太丰富,我曾把钢琴老师想成了一只老鼠在啃键盘。马老师有着一双不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把眼睛放大再配上马老师稍棕的头发,就变成了一只咧嘴笑到耳根的猫。而马老师做作文精选作文600字事也像猫一样看着慵懒模样,却敏锐而有原则。

讲到海带时,马老师带来了一条又宽又长绿绸子,还把它举起指着缺口说:“四班同学好奇心太强,给我撕下了一块嚼了嚼……”马老师和同学们又一次哄堂大笑,是包容的笑。

可是一旦课堂乱,或有同学作弊,那绝对是欺到老虎头上了,怎么着也免不了两三分钟的口水礼!

马老师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还经常把自己扮成细胞、蚯蚓等微生物。

讲到癌细胞时,马老师把人体比成了一套监控系统。一看到有“情况”,就会派白细胞去镇压,马老师就镇压周围的同学;而一旦白细胞去对付其他病毒,那鱼和熊掌就不能兼得了,监控系统会失灵,而癌细胞会迅速安营扎寨,扩散,马老师就开始“囤地”了。

这个场景我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忘。

马老师的魅力就在于,她把一个复烦的生物世界变得好玩又富有哲理:大自然的奥秘无穷大!

总之,一节课是少不了生物课上的欢乐,也多不了生物课上的精彩!

么么哒,我的“男神”马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