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那一天我得到了友爱之手

那一天我得到了友爱之手

打开封尘的记忆闸门,回想我人生中经历的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进入了沉思。让我始终无法忘怀的,还是那一次的“走失事…

打开封尘的记忆闸门,回想我人生中经历的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进入了沉思。让我始终无法忘怀的,还是那一次的“走失事件”。

还记得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炎炎夏日,因为天气的缘故,街上的行人也显得无精打采的,都想早点回去舒适地吹空调。“真可怕啊,在这样的天气还能不知疲倦地买衣服,一家店换到下一家店。”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吧,还不是因为我那妈妈非要拉我出来购物啊。

“唉——”正当我满腹牢骚时,街边的一对母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十分老旧的过时衣着,面黄肌瘦,母亲是环卫工人,而女儿正在帮她扫地。我立马对她们不屑起来,心想:“家里这么穷,一定是些贪小便宜的人。”

可当我转过身来时,咦?妈妈呢?怎么不见了,刚刚还站在这的。我有些慌了,开始急切地用我锐利的目光向四周寻找,希望能在人群中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然而不管怎么一遍又一遍地搜寻,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妈妈。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额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滚落下来。“怎么办,怎么办。”我六神无主,可街上的人都无暇顾及一个小女孩。就在这时,那对母女似乎发现了我的异常作文www.hongwang8.com,关切地问我:“怎么了?小姑娘,你的家人呢?”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也不管我之前是怎么看待她们的了。“阿姨帮,帮帮我,我的妈妈不,不见了,您能帮我找到她吗?”我拉着阿姨的手不肯松。一旁的小姐姐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说:“别着急,小妹妹,告诉我你妈妈的电话号码,我们好联系她。”

“嗯。”我乖巧地告诉了她们,这一刻,我觉得她们是世界上最可靠的人了。在等待的过程中,这位阿姨一直拉着我的手,把我当女儿一样叫着:“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已经打电话了,妈妈马上就来了。”

看着她们母女俩对我关切的神情,再想到我之前对她们厌恶的态度,我的脸红了,心里不禁一抽一抽地疼。

妈妈终于来了,作为报答,妈妈想要给她们母女一点钱,可是被她们微笑着摆手拒绝了。望着她俩远去的身影,我的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瓶一般五味杂陈。

比起街上那些穿着名牌衣物的人来说,她们更加富有。她们的精神比其他人富有百倍,她们多了一双助人为乐的手和一颗心。

街道两旁的绿梧桐轻轻摇曳,她们母女二人就如同夏日的一阵清风,用友爱之手为我拂去燥热。那一天,我得到了友爱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