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难忘的72小时

难忘的72小时

那是一个难忘的寒假,那是一次惊险的经历,那是一回生死攸关的考验,让我至今想起,仍觉得惊心动魄,思绪难平。 那是…

那是一个难忘的寒假,那是一次惊险的经历,那是一回生死攸关的考验,让我至今想起,仍觉得惊心动魄,思绪难平。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带着隔壁户的敏洁妹妹和瀚林弟弟,打算到门前的大山里好好玩一玩。一路上,太阳温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让人感觉格外舒适,耳边还回荡着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仿佛也在呼唤着我们的名字,我们有说有笑地走着,不一会儿,大山已屹立在眼前。

上了山,我们尽情地打闹着,嬉戏着,追逐着,从这片树林跑到那片树林,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忽然,敏洁的叫声打破了这片美好:“馨怡姐姐,我们到了哪里?”仿佛一语惊破梦中人,我举目四望,到处都是陌生的树林。再抬头一看,只见那轮红日,正缓缓地向地平线降去。我的心中,一种叫恐惧的情绪也仿佛这红日,一点一点洒满了我的内心。“快,快!趁天黑前,一定要找到回家的路!”这个信念,仿佛是一粒火种,支持着我的前行,可是四面八方,哪又是家的影子?树叶间,鸟儿们纷纷栖身枝头,与自己的家人相依,可我们呢?我们的家又在哪里?

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终究,是悄悄降临了。我们躲在一处树洞里,时而听见一声作文精选作文600字声野兽的叫声划破长空,时而又被那上下扑飞的鸟儿惊得魂不附体。

太阳升了又落了,没有水,没有食物,不知是醒着还是梦魇,我们仨就这么苦熬着,眼看求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从我们入山起,已经三天了……

我们形容枯槁地四处寻路,身体仿佛也已不是自己的了。忽然,只听瀚林大声喊道:“河!有河!”我们疯了一样地涌上去,趴在卵石上,贪婪地饮着这来之不易的清泉,二月的雪水伴着这刺骨的寒风,当然远说不上甜美,我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就觉得仿佛整个胃都要被冻住了,难受极了。我们躺在河边,家已成了一个最美好却又最遥远的念想。是啊!这滚滚大河流去,又终将流回,可我们却再也没有回去的一天了。“陈馨怡!”忽然,一声喊叫刮入我耳中。“这里,这里!”我大喊道。迷迷糊糊间,我只觉得自己已被人背在身上,那肩膀,是我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的温暖和踏实。

在这大山里的九死一生,更成了我人生中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雏鹰展翅,希望搏击长空,但却因为力量不足而无情摔落。我以后一定再不能冒然行事,随意远行。只有当有一天,我真正长硬了翅膀,学号了知识,那时再展翅高飞才是最亮丽,最帅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