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为噩梦画上句号

为噩梦画上句号

一个幽暗的通道里,光线极其昏暗,金眯缝着眼举枪瞄准,歹徒从一把车里拎出小女孩,挡在自己面前,残忍的微笑着:“开…

一个幽暗的通道里,光线极其昏暗,金眯缝着眼举枪瞄准,歹徒从一把车里拎出小女孩,挡在自己面前,残忍的微笑着:“开枪呀!再开一次你还是打不着我!不过不开枪,你就准备在信箱里一次次收到这个小女孩的骨头吧!”

不,不要……

金猛地从床上坐起,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金打开台灯,看了看表:“才一点。”金抱怨道,“这药片效果真是越来越差,现在居然只有一小时了……”金拉开抽屉,往嘴里塞进一大把药片,进入了无梦的睡眠。

翌日早晨金醒来时,冬雪已经在湖中游泳了。金斜靠在躺椅上钓鱼,看着空中骄阳,看着青山碧水,看着冬雪……冬雪潜入水里快一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不过他水性好,应该没事的。又一分钟过去了,金意识到,冬雪溺水了!金纵身跃入水中,飞快地找到了冬雪。他用力将冬雪抱出水面,从口袋中掏出小刀,割断了冬雪脚上的水草。

冬雪趴在地上,咳出几口水:“该死的水草,差点就没命了。”

金朝他脚上望去:“咦,这好像不是水草……是头发!”

杀人案?金和冬雪面面相觑,好不容易出来休个假,又碰上杀人案?

当地警方很快打捞起了尸体,并根据金的建议,封锁了这片区域进行打捞。

验尸报告很快交到了金和冬雪的手上。金和冬雪望着验尸报告上“非意外死亡”几个大字,摇头叹息,专案组的人果然不能闲着。这么多人在一边呆着,金和冬雪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下悠闲自在地休假。他们便跟着警方进行调查。

死者母亲是个神经病,曾经在浴缸里溺死过第三个女儿,尸体被发现后立刻进了拘留所,由当地警方审问。

金和冬雪决定去看看她的二女儿。

当看到这个五岁的小女孩时,冬雪发现金的呼吸明显开始变得急促。冬雪拉着搭档走到外面:“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静静作文精选作文600字。你先去问吧。”

回到住所,金的面色依然不好。

冬雪关切地问到:“金,你到底怎么了?你可能需要看看心理医生。你知道的,我们专案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理问题……”说着,手轻轻搭上金的肩膀,安抚孩子般拍打着金的背。

然而,冬雪却忘了他们在危机时的本能反应。

金闪电般一个肘击,打中了冬雪的小腹。冬雪“哦”一声,然后咬着牙,双手捂住小腹。

金急道:“你没事吧?”自己这是怎么了?

冬雪勉强笑笑:“你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金坐到冬雪身边,神色黯然语带悲伤:“我追捕‘夜神’时,那个小女孩其实是我杀的。我伪造了现场,欺骗了所有人,而因为我的身份,没有一个人怀疑我。我明知那一枪很难打中‘夜神’,可我还是开枪了!而现在这个小女孩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也一样!”

冬雪安慰道:“‘夜神’的杀法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女孩在他手中,就是生不如死——她的骨头会被一根根隔段时间割下来!”

但我还是杀了无辜者,金在心中低喃到。

就在警方要给死者母亲定罪时,金隐隐感到一丝不对。金努力回想,终于想起在孤儿院中,他碰到的一个护士神色不太对劲。金立刻跑出警局,来到孤儿院,一个个房间寻找那个护士。当金发现护士时,护士立刻劫持了一个小女孩逃走了。金追了出去。

护士在一辆车前停下,举着小女孩挡在面前,对举着枪的金说:“放我离开!”金望着护士面前那个五年前“死过一次”的小女孩,拿着枪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赶来的冬雪刚想开枪,看见了金及他的手,丢下手枪跑到金身后,扶住金的手:“金,开枪!”

护士倒地。

冬雪背对夕阳,对金道:“你相信轮回吗?那个女孩死后立即重临世间,在同一个时间,又给了你一次机会。”

晚上,金没有再做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