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那一刻我泪流了

那一刻我泪流了

当挖掘机开到我们家面前,高举起那大铲子的时候,我的泪,纵然而下。 那是爷爷奶奶的祖屋,也是我童年的记忆。爷爷奶…

当挖掘机开到我们家面前,高举起那大铲子的时候,我的泪,纵然而下。

那是爷爷奶奶的祖屋,也是我童年的记忆。爷爷奶奶总是会像聊家常一样提起。他们辛辛苦苦地搬砖,左手拿着水泥产,右手拿着砖头一层一层地叠起来,汗水渗透了他们的衣襟,脸上一颗颗汗珠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又想起我的童年时光在此凝聚,有悲有欢。那一声声欢乐的笑声。

那是多少个月才完成的一作文www.hongwang8.com房一院,如今都去了哪?我的泪水漫在了衣襟,衣领已经打湿。爷爷奶奶劳动的成果和我童年的一些回忆,却是千金不换的。

那不仅仅是间大房子而已,那是家!温暖舒适的家!它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泪水干了。不,不是干了,而是随家去了。

挖掘机的声音还在作响,只有青灰色的瓦片,充满记忆的石头在我面前,童年的回忆与欢乐,以及爷爷奶奶的辛苦,逐渐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