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让爱走进心灵

让爱走进心灵

蓼蓼者莪,匪我伊嵩。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我伊慰。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踽踽独行于生命的小道,一路…

蓼蓼者莪,匪我伊嵩。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我伊慰。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踽踽独行于生命的小道,一路阳光明媚,一路鲜花盛放,一路是你们的爱走在我的心灵中。

宽大的手柄

吃饭后的我,正要去学校。可只见父亲在那不紧不慢的折叠一张大报纸,左一折,右一折。细细地裹在我的提包上。拿下来,再折。再包上,用手掂掂了,又放下去,如此反复几次,日光从窗户斜斜地撒下去,映在他的身上。银发愈亮了几分,额头愈暗了几分。仿佛开成了一幅黑白相间剪影,定格在时间的永恒上,见我急匆匆的要走,父亲递来了提包,并说“这样好拿,不累手。”

父亲,你的爱走进我的心灵上了吗?我只知道那个宽大的手柄永远在我的心灵上。

安静的蛋汤

天空中出现一缕阳光,却又迅速湮灭,人们依然沉睡在朦胧的夜梦中。我勉强将自己从床上拽起,迷迷糊糊半闭眼去摸索洗漱用品。却隐约听见从作文精选作文600字厨房中传来磕磕碰碰的响声,我睁眼向厨房跑去,看见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正从鸡蛋篮子挑了两个最大的鸡蛋,向碗边磕去,把蛋汁放入后,还似乎在挑什么东西,大概是蛋壳吧。如同淘金者拨弄自己已经发现的金子一般。十分小心呵护。母亲似乎发觉我已来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说:“是我将你吵醒了吗?要不再睡会儿吧。”

母亲,你的爱走进我心灵上了吗?我只知,那安静的蛋汤永远在我的心灵中。

永久的短信

在翻东西时,发现了老爸以前的旧手机,把玩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条短信“爸妈,我想你们了。”我隐隐约约想起这是自己在北京街舞比赛时发的一条短信,没想到竟让父母珍藏了四年,也许是他们为了打扰我夜晚的休息,直到比赛时才给我回复。

父母,你们让爱走进我心灵里了吗?我只知,那条永久的短信永远在我的心灵中。

父母,你们的爱永远在我的心灵里,对你们的感恩,永远在我的灵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