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冬天里的温暖

冬天里的温暖

冬天来了,雪花飘散,我又带起那副充满父爱的手套,又想起了五年级的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天。 那天,我像平常一样走去上…

冬天来了,雪花飘散,我又带起那副充满父爱的手套,又想起了五年级的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天。

那天,我像平常一样走去上学。出发前,我向父亲简单地告别到:“我去上学了,再见。”父亲头也不抬地回答说:“哦,再见”每次都这样我简单地告别,父亲简单地回答,我已经不肯能从父亲身上找到一丝父爱。

在去上学的路上,我仰望着那高大的树冠,不意之间,我回头望了一望,我发现我家阳台上有一个迷迷糊糊的黑影长远的望着我,那是我父亲,他发现我望着他,他马上回头走了回去,我以为他在抽烟,搓了搓生了冻疮的小手,扭回头继续前进。

在教室里,教室就像一个冰箱,里面冷得连一个字也写不出了。此时,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地上也听得一清二楚,突然,门“咔”的一声打开了,探进来了一个头,我以为是老作文精选作文600字师来了,他叫了一下我的小名,班里顿时哈哈大笑,老师怎么知道我小名,抬头一看是父亲,我飞一般的速度,冲到父亲面前,把他拉到一个角落,我的脸火辣辣的,连忙问道:“你怎么来了!”父亲的笑容见我这样,马上没了,但过了一会儿,父亲又带着笑容说道:“我来给你送手套的。”说着父亲从口袋里拿手套,我看着父亲他那很少露出的笑容,气也消了,父亲拿出手套,发现只有一个,父亲急了,他把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搜了一遍,我急忙说:“算了,可能掉在地上了,你回去吧。”我会到教室,热闹一阵,也安静下来,但我的心无法平静,突然,“咔”的一声,门又开了,父亲叫到:“我找到手套了。”此时,我的眼泪在眼睛里不断打转。

其实,父亲对我的爱在这之前也有许多,只不过我没有留心去记,亲情在世间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