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你是我最恨的人

你是我最恨的人

从小我就恨你。 记得那时,我最害怕的就是每天晚上的检查作业时间,因为每有错题,你就会用手重重地敲击我的头。真的…

从小我就恨你。

记得那时,我最害怕的就是每天晚上的检查作业时间,因为每有错题,你就会用手重重地敲击我的头。真的很痛!我每次都痛出眼泪,但你并没有因此而放软心肠,而是又给我重重的一下,厉声呵斥我不许再哭。每当我在泪眼模糊中修改错题时,都会在心中默念:“我恨爸爸!”

有一次,我不小心将这句话脱口而出,我看见了你诧异的眼神和拉下来的脸。我脊背发凉,以为你又要怒斥我,可你只是一声不响地走进了房间,你的背影在那一刻好像褪去了严厉和愤怒,多了一丝失落和惆怅。恍惚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充盈着我的全身,从头到脚,酸酸胀胀的,让我透不过气来。

于是,我开始学着去读懂你。

父亲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书。上了初中以后,你每天晚上坚持跟我同时间睡觉。我说:“爸,白天做事挺累的,你先去睡吧。”你扬扬手中的手机,摆出一副凶样,恶狠狠地说:“我玩手机快活得很,哪里想睡觉,你胆子不小,开始管你爸了,回房间写作作文www.hongwang8.com业去!”然而,等我捧着作业从房间出来要你签字时,却看见你放在肚子上已经关了的手机和那张早已熟睡的脸。

你的腰不好,医生说你要再这样不顾身体的话,晚年就可能要在轮椅上度过。可你总是一笑了之,没三分钟便又去搬货了。我问:“爸,家里不是请了工人吗?你的腰不好,就别动手了。”你皱皱眉,却没有再摆出那副凶样,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工人做事我不放心,他们难免会出现错误。所以我要带头干,指导他们,让他们减少失误。一边去,别打扰我做事。”然后,我看到的就是晚上你揉着腰,脸色发白,还要绑上矫正带的情景。

随着我渐渐长大,过去的恨早已消逝殆尽。然而,新的恨意又结出果来,我开始恨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我开始恨你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开始恨你为什么要如此苦干,如此不顾劳累……

我明白,这种恨,是爱的另一种形态。这种恨,本名为爱。

所以,我想再对你说:

“爸爸!”

“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