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有这样一种声音

有这样一种声音

阳光如碎金般洒射,蝴蝶翩跹而起,挥动着她彩色的双翼,悄悄来悄悄去,没有惊动这迷醉的世界。 落日熔金,暮云四合,…

阳光如碎金般洒射,蝴蝶翩跹而起,挥动着她彩色的双翼,悄悄来悄悄去,没有惊动这迷醉的世界。

落日熔金,暮云四合,天空如同上了发条一般,思绪被慢慢拉回从前……

“奶奶,你说是先有男的还是先有女的?”我坐在秋千上,一边吃着冰棍,一边淘气地问道。

“嗯……”奶奶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推着我,想了半天,说道:“奶奶也不知道啊!”

“是先有男的啦!”我看着奶奶脸上疑惑的表情,得意地说道:“因为人们都称男士为先生,所以他们就是先出生的啦。”

“你啊……”奶奶恍然大悟,听出这是一个脑筋急转弯,笑了起来。

秋千荡碎了夏日凉爽的风,只留下了祖孙的欢声笑语。记忆中的奶奶总是这样爱笑,年幼作文www.hongwang8.com的我总是会听见奶奶爽朗的笑声。

时间如同指间的细沙,在不知不觉中一分一秒地流逝,学业也一天天地紧张起来。几多寒暑,几多日夜,我挑灯夜战,不知多少次昏昏欲睡,睡醒又读。

窗外一阵笑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循声望去,是楼下一个小女孩在一位老奶奶的陪同下荡秋千。女孩不知说了些什么,把奶奶逗笑了,自己也笑了。

我突然间想起小时候,想起奶奶,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奶奶的笑声。我又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奶奶了。我拿起电话,拨出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奶奶。”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奶奶一听是我,高兴极了。耳边又响起了奶奶那爽朗的笑声,那记忆深处的笑声。

有这样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