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那一刻我心中充满爱

那一刻我心中充满爱

秋风飒飒,吹落一地枯黄,昏沉的暮色将我疲倦麻木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啪嗒”一声,惟剩那冰冷的泪打碎了遍地金黄……

秋风飒飒,吹落一地枯黄,昏沉的暮色将我疲倦麻木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啪嗒”一声,惟剩那冰冷的泪打碎了遍地金黄……

顷刻间,委屈、无助袭上了心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么失真,却又那么真实,还不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又与妈妈“唇枪舌剑”了一番。不知为何,心中一股莫名的怒火迫使我冲出家门,留下屋内的一片死寂。

委屈的泪簌簌地涌了出来,我望着西天如血的残阳,心中那仅剩的一点被称作“爱”的东西渐渐弥散在了萧瑟的秋风里。

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蓦然想起了回家,内心一种说不清的力量强烈地牵引着我踏上回家的路。

走到家门口,刚想推门而入,却又僵住了,进,还是不进?隐约看见,我房内那盏暖黄色的灯亮着,投下一片轻柔的光,那是家。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推开门,揣着一颗忐忑而受伤的心,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

环顾四周,寂静无声,她应是出去了。不安的心松懈了一点,还带着那深深的怨气,作文www.hongwang8.com我回到了房间,气愤地一屁股坐在床上,一头栽进了被子里,这才注意到那盏灯,应是她给我留的。灯座下压着一页纸,我好奇地抽了出来,打开一看,眼泪却再一次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无论你走多远,家永远在这……记得回来。”对,是她的字迹,那页角已被我的泪水浸湿,歉疚伴着深深的悔意顷刻在心中升腾。

倏忽间,那过去的一点一滴似放电影一般,一幕幕在我脑中浮现,还记得妈妈总是在雨天为我打的伞,深夜每每为我留的灯,失败时的声声鼓励,成功时的啧啧称赞;她那被岁月染白的鬓发,那被时间吞噬的韶华,都献给了年少轻狂的我……

这青春的篇章是由妈妈在铺垫的,我总是向她索取,却又不曾说过一声谢谢,她总是微笑着看我长大,转身却泪湿了眼底。窗外已是一片星光,惟那一束微弱的光照亮了母亲疲惫的脸庞。

一刹那,我的心又柔软了,所有的委屈烟消云散,轻轻地,我走过去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转过脸,轻轻擦干眼角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