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 红网 二姑家的腊八粥

二姑家的腊八粥

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过年了,而腊八则是那时最甜的一天。 早些年,对于腊八的记忆却只是老家、鞭炮、腊八粥。而…

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过年了,而腊八则是那时最甜的一天。

早些年,对于腊八的记忆却只是老家、鞭炮、腊八粥。而腊八粥就数二姑家的甜。年间,总要冒着被父母教训的风险,磕磕绊绊一两里路到邻村去,只为喝一口二姑奶奶做的粥,回来时便已满身泥浆,自己也被树枝刮的遍体鳞伤。经过父母的说教和药油的“洗礼”后却又悔不当初。然而来年却仍为了一口粥长途跋涉。

那年腊八,母亲命我去赵叔家里借盐,这个命令似乎是告诉我又可以出去玩了!这让我有些惊喜。前一天夜里便已落雪,雪积了小指厚,一路上边走边玩险些将借盐的事忘掉。一夜的鹅毛大雪将赵叔家的小路埋得不见踪迹。我正玩的不亦乐乎,哪有心思管这些?随即踏上了那条通往邻村的泥路。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而是一条能让汽车深陷其中动弹不得的路,泥泞之极。没走一会半条小腿就已陷入泥中,于是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把脚拔出来才能踏出下一步。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好久都没有看见赵叔家的房子,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心砰砰直跳,脑子只知道“我迷路了”我浑身发颤手中握着的一把泥浆作文精选作文600字从指缝溢出只留下一片褐色的痕迹。

夜幕降临,前面村子的灯火约好似的亮起。我镇静下来忽然想起这条土路似乎是去往二姑家的,想起那甜甜的腊八粥便一骨碌爬起来,用手抹了一下眼泪却抹了一脸泥。小路在家家灯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清楚,就连二姑家朱红色的大门也被映的通红。此刻它是那么的亲切。拍响大门,前来开门的二姑夫被我这模样吓得一愣,随即便说了句“咋弄成这样了呢?”便和二姑端来一盆清水洗着我的脸和手。当温热的水变的浑浊的时候二姑奶奶已将给我热好了腊八粥。似乎早已知道我来的原因。我全然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大快朵颐。偶尔还会叫上几句“好甜”“好烫”。二姑奶奶便会关切的说“吃慢点儿,别烫着咧。”边说边给我端来腌黄瓜“别甜煞嘴哩,吃点咸的”。吃着吃着就开始犯困,眼皮渐渐下垂险些把脸倒在碗里。二姑便把我抱到那个好老的木床上。我就在腊八粥的香味儿和腌黄瓜的咸味儿中进入梦乡。第二天早晨睁开眼时,却在家里的土炕上,洗净的衣服在窗外的晾衣架上随风摇曳。

往事并未被时间的风吹散,就如同那腊八粥的香气一般若隐若现。